<noframes id="jdpfv"><form id="jdpfv"></form>

    <noframes id="jdpfv">

    <form id="jdpfv"></form>

    <form id="jdpfv"><th id="jdpfv"><th id="jdpfv"></th></th></form>
      首頁>檢索頁>當前

      基礎學科拔尖人才培養的“道”與“術”

      發布時間:2022-06-23 作者:鄔大光 葉美金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高等教育》

      [摘 要]重視人才培養是我國高等教育的傳統。新時代,國家對拔尖人才的需求更加迫切?;厮輾v史,我國“拔尖人才”培養已經進行了四十多年的探索,需要認真總結經驗,遵循人才培養規律,走出具有中國特色的、體現創新精神的拔尖人才自主培養之路。

      [關鍵詞]基礎學科;拔尖人才;高等教育

      重視人才培養是大學應有的使命,也是國家崛起和大學立足于世的根基。嚴格說來,“拔尖人才”是我國特有的一個人才觀念,也是我國獨創的一個教育概念,代表了一種獨具中國特色的人才培養模式。過去四十多年,我國高校實施的各種“拔尖人才”培養計劃,充分體現了國家對人才培養的高度重視。進入新時代,國家從戰略高度重新布局基礎學科拔尖人才培養計劃,再一次釋放了國家崛起和高等教育高質量發展的一個“信號”:人才強則中國強。

      基礎學科拔尖人才培養一直受到國家高度重視

      我國的拔尖人才培養起始于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面對改革開放之初的人才極度匱乏,1978年3月,在鄧小平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支持和推動下,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創建了少年班,其目的是探索中國優秀人才的培養規律,培養在科學技術領域出類拔萃的優秀人才。1985年,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在總結和吸收少年班辦學經驗的基礎上,針對高考成績優異的學生,又仿照少年班模式開辦了“教學改革試點班”(簡稱試點班,又稱零零班)。在2008年少年班創辦30周年之際,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將原系級建制的“少年班管委會”升格為少年班學院。從創辦至今,中國科大少年班共培養了4000余名學生,國內也開始用“人才戰略”來描述少年班成立的意義。模仿中國科大少年班模式,多所高校都開設了少年班,后來逐漸減少。在這一時期,還有一些高校啟動了優秀人才培養計劃。如南京大學在1984年推出了針對本科生的“富有創造能力計劃”,該計劃不分學科和專業,首期共有88位本科生入選,類似于今天的“拔尖人才計劃”。

      在部分高校試點的基礎上,原國家教委從1991年至1996年,有計劃、有步驟地分四批在全國部分高校建立了83個“理科基地”,1994年批準建立了51個“文科基地”,初衷是為了保護基礎學科。2009年為回應“錢學森之問”,教育部又啟動了“基礎學科拔尖學生培養試驗計劃”,旨在為國家培養拔尖創新人才。2018年10月,教育部出臺《關于加快建設高水平本科教育全面提高人才培養能力的意見》等文件,拔尖計劃2.0正式啟動,這是在2009年以來拔尖計劃1.0所取得的經驗基礎上的持續深化推進。2020年,教育部啟動“強基計劃”,目的是選拔和培養有志于服務國家重大戰略需求且綜合素質優秀或基礎學科拔尖的學生??梢钥闯?,這些人才培養計劃無論稱謂和培養模式如何,都彰顯了國家對人才培養尤其是基礎學科拔尖人才的一貫重視,從最初的“保護性”計劃變成了后來的“推進性”計劃,由“單校推進”計劃轉向“群體發力”計劃,其覆蓋面越來越大,受益的學生越來越多,國家重視程度越來越高,影響力日益彰顯。

      重視拔尖人才培養具有重大戰略意義。從個別高校的“自發行為”到“國家戰略”,從“少年班”到“基地班”,從“基礎學科”到“卓越工程師”,從“自主招生”到“強基計劃”,這些計劃的出臺與持續推進,既反映了政策的連續性和穩定性,也反映了對“拔尖人才”認識的深化,更體現了國家長期發力的國家意志;折射了社會對于高等教育質量的迫切期待,也體現了國家對“快出人才、多出人才”的迫切需求??傊?,我國在拔尖人才培養方面越來越強調基礎學科的范圍和特性,是國家轉型和高等教育轉型的有益嘗試。從學校到國家,從中央到地方,對這些計劃都給予了長期關注和較大投入,許多高校把“拔尖人才”培養作為人才戰略的“試驗田”和“抓手”,部分一流大學還做成了人才培養“品牌”。參與“拔尖計劃”的高校普遍實行“一制三化”:即導師制、小班化、個性化、國際化培養。

      從早期主要著眼于“基礎學科”人才培養到近年來對基礎學科“人才自主培養”的強調,國家對拔尖創新人才培養的意義闡述與戰略規劃愈加全面與深刻,特別是對人才自主培養能力的目標規劃,彰顯了當前我國拔尖創新人才培養的核心價值取向。

      我國經濟經過三十余年的高速發展,高校辦學條件發生了巨大變化,但我們尚沒有破解“錢學森之問”,尤其是自主人才培養問題一直沒有很好解決。相關數據顯示,我國每年出國留學的人數已經突破60萬,年增長比例近10%,每年的留學生人數直逼我國授予博士學位的總人數,國外留學成為學生“鍍金”的一種手段,持續升溫的“留學熱”,以及學成歸來的學子受到的“青睞”,無疑從一個側面反映出自主人才培養的能力還有待提高。

      我國拔尖人才培養的兩種模式

      回顧我國培養“拔尖人才”所走過的路,有兩個現象值得關注:一是拔尖人才的選拔模式,二是拔尖人才培養的組織模式。選拔模式大致分為兩種:其一是以中國科大少年班為代表,在高中生中選拔優秀的學生,原則上不經過高考,進入大學后進行單獨培養。其二是大學生入校后,在全校范圍內選拔成績優秀的學生,再進行單獨培養。組織模式大致分為兩類:一類是在全校范圍內選擇最優秀的學生,以單獨編班的“集中”方式進行培養,一類是在原來的教學班以“分散”方式進行培養。具體而言,集中方式培養是單獨成立學院,單獨配備老師,單獨配備管理隊伍,單獨劃撥經費,而后集中各種優質資源對這些學生重點培養。分散方式培養則是沒有單獨的組織機構,更多的是通過增加課程的難度、配備高水平導師等措施培養這部分學生。

      高校采取集中培養模式,發端于改革開放后的各種人才實驗班。從效率角度而言,在特定歷史階段,在資源有限的條件下,將一批優秀學生集中組織起來,給予特殊的成長空間,提供特殊的條件與環境,無論怎樣培養,最后都會產生一定效果。但若從培養效果看,究竟哪種培養方式更有助于拔尖人才成長,卻是一個需要深入思考的問題。概括地說,集中模式培養的做法是改變小環境,通過開設質量更高的課程、配備更好的老師、提供更好的條件等,讓學生快速成長,所以確實體現了比較明確的“拔尖”目的性和效率;但分散模式培養的做法則是在不快速改變小環境的條件下,盡量為多數學生提供各種各樣的機會,讓有能力的學生“冒尖”,或者對已經“冒尖”的學生進行培養,似乎更體現了教育公平。

      經過四十多年來的持續探索,實施“拔尖學生培養”的基地學校逐步探索出了拔尖人才的成長規律,即提供“厚基礎寬口徑”的知識體系、課程體系與培養模式,淡化專業強化課程,給學生更厚的基礎、更寬的口徑,使他們不必過早地進入專業領域,使人才培養少一些規矩,多一些自由空間,多一些選擇的機會,讓學生“率性而學”“自由生長”,更好地探索知識。

      在培養基礎學科拔尖人才的過程中,首先需要回答的是拔尖人才的成長規律,以及高校能夠基于規律給學生提供什么樣的條件和環境,尤其是管理制度和手段的保障。實現這一過程,是人才培養過程的價值判斷和價值重新選擇的過程。要抱著更加開放的姿態,充分考慮我們已有的歷史積累,不走老路,也不走偏路,吸收已有的成功經驗,走出具有中國特色的、體現創新精神的拔尖人才培養之路。

      新時代的使命:自主培養基礎學科拔尖人才

      培養基礎學科拔尖人才的戰略意義已無需贅言,我國的綜合國力提升與人才強國戰略緊密相關,尤其在世界競爭加劇的大環境下,對基礎學科創新人才提出更高更迫切的期待。凡事預則立,越是在這樣環境下,越需要大學靜下心來思考大學發展的根本問題和長遠問題:我國高等教育的短板到底在哪里?在科技與人才之間,何為因、何為果?我們人才培養的短板到底在哪里?未來的拔尖人才之路如何走?

      “拔尖人才”培養核心還是解決科學合理的人才培養體系問題,主要涉及三個基本命題。其一,撬動學生追求知識的動力和手段究竟是什么?其二,什么樣的知識和課程體系對拔尖人才最有價值?其三,有效保障拔尖人才成長的教育教學管理手段是什么?以上三個命題,第一個是價值塑造的問題,第二個是科學合理的知識體系構建的問題,第三個是組織管理體系建設的問題。就三者關系而言,價值塑造是動力,知識體系是載體,組織管理體系是保障,三者之間有著內在的聯系,任何一個環節的缺失或環節之間的斷裂,都會影響學生成長。

      就價值塑造而言,大學就是發現有志于從事學術的人才,尤其是從事基礎學科研究的人才,培養他們的學習興趣和正確的價值追求,這屬于“立德樹人”的范疇。知識體系建構,這是培養拔尖人才最為復雜的話題,當下有太多值得探討的現象。最近有報道國內某一流大學,多位院士給本科生聯合開一門課,還有某高校給一位院士配了九個助教等。無疑,從跟蹤學科前沿發展而言,開設大量的講座無可厚非,但問題的實質是:本科教育要教給學生最基本的知識和課程體系是什么?教給學生最有價值的知識是什么?之所以說本科教育是大學的“基礎之基礎”,就在于本科教育要教給學生最為基本的知識、能力、思維方法和價值判斷,使學生最終形成認識世界、改造世界的世界觀與方法論。只有教給學生相對完整的知識體系,才會使學生對于變化的世界產生敏銳的洞察力,以及以不變應萬變的遷移能力。

      最后是教育教學管理手段。根據我們最近對157所大學、227份本科畢業成績單的一個數據分析發現:單就課程類型而言,高校的分類千差萬別,最少的分類有兩種,最多的分類超過十種。從表面上看,這反映了高校課程的多樣性,但是從深層分析,則反映了大學對于要教給學生什么樣的知識體系、什么樣的課程體系最有價值,尚沒有形成清晰的認識和精心的頂層設計。再如,過去十余年,國內研究者開始關注大學生的“學習體驗”,但十余年研究下來,學生的“學習體驗”并沒有滲透到人才培養的過程之中,只是成為了研究者的“研究體驗”。所以,從這些方面而言,今天對于拔尖人才的培養,需要我們從人才成長規律的角度進行更深入、更“細節”的分析。

      人才培養是一個精細化過程,也是一個管理科學化的過程。這些細節的缺失,反映的是管理隊伍跟不上培養拔尖人才的要求,管理能力跟不上拔尖人才的節奏。例如,在我國高校普遍實施的學分制、導師制、書院制等,原本都是培養優秀人才的成功做法,可是目前尚且缺乏實施后的真正效果。從已有的改革做法來看,很多高校都在追求做法上的創新、體制機制的創新,但實際上許多做法已走到了盡頭,甚至可以說,有些“做法”表面上是在創新,實際上并沒有反映教育教學本身的規律與內在要求,甚至加劇了學生的“內卷”。不可否認,過去我們在拔尖創新人才培養上,積累了很多很好的經驗。例如強調學生厚基礎、寬口徑,為學生配備高水平教師,給學生提供更多開闊視野的機會等。但是也必須看到,在拔尖人才成長的整體教育環境和氛圍方面,我們做得還不夠。近年來所說的大學生“內卷”、學生片面追求分數、“績點為王”等現象似乎愈演愈烈。以績點而論,本來是學生學習量的計算方式,其真正目的是為了起到學業預警和督促作用,但在我國大學里,績點卻變成了各類評獎評優、推免保研的重要依據。無疑,鼓勵優秀本身沒有錯,但學生如果為了追求績點上的優秀,而不敢探索和嘗試,如何才能成為具有創新精神的人?高校應該建立怎樣的機制、營造怎樣的教育環境,容忍學生失敗,允許失敗的探索和創新,鼓勵學生去挑戰、去嘗試失敗,才是將拔尖計劃做實、做深的關鍵所在。

      今天重振基礎學科拔尖人才培養,需要在學術生態建設上下功夫。教育是個系統工程,大學是一個生態工程,其體系具有很強的內在關聯性,如果不能為學生發展提供一個良好的環境,如果不能形成良好的教育生態,基礎學科的拔尖創新人才培養也無法得到根本性突破。

      培養高水平人才是世界一流大學共同關注的話題,做好我國基礎學科拔尖人才培養,需要從更高的站位思考高等教育的人才培養規律問題。西方學者提出的“失去靈魂的卓越”和“優秀的綿羊”,我國學者錢穎一在《大學的改革》一書中提出的“清華大學本科生的七個現象”,都不約而同地關注到了人才培養存在的問題。我們應該清楚:第一,拔尖人才培養沒有現成的經驗和模式可以借鑒,我們只能走自己的路。第二,對拔尖人才培養的認識,表面上是對基礎學科人才培養模式的認識,實際上是對整個人才培養規律的認識。第三,基礎學科拔尖人才短缺的問題,說到底涉及整體的人才培養模式轉型。最后一點,拔尖人才培養計劃的目的是要解決我國整體的人才培養問題,不能操之過急,需要“慢”下來,需要以人才培養的規律為本,久久為功。

      【作者鄔大光 葉美金,單位:廈門大學教育研究院】

      原載2022年第8期《中國高等教育》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8002x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亚洲男人天堂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