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jdpfv"><form id="jdpfv"></form>

    <noframes id="jdpfv">

    <form id="jdpfv"></form>

    <form id="jdpfv"><th id="jdpfv"><th id="jdpfv"></th></th></form>
      首頁>檢索頁>當前

      打造幼兒“體驗學習圈”

      發布時間:2022-06-12 作者:應偉紅 藍婷婷 蘭家誠 來源:中國教育報

      1984年,美國教育家大衛·庫伯提出了“體驗學習圈”理論,他認為體驗學習的過程分為具體經驗、觀察反思、抽象概括和主動檢驗四個部分。借助“體驗學習圈”理論,依托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我們設計和實施了“九龍濕地”項目學習活動,通過整合幼兒的學習特點、教師的組織需求與資源環境的優勢,尋求科學有效的項目學習模式。

          點亮起點,指向具體經驗

      “體驗學習圈”理論強調具體經驗在幼兒學習中的作用,具體經驗環節可以被看作“感知”的過程。在該環節中,學習者依靠自身感官獲取直接經驗,為之后學習提供記憶復現的“原材料”,是整個學習過程的準備與基礎。幼兒的具體經驗點亮了“九龍濕地”項目活動的起點,成了幼兒重要的認知獲取媒介。幼兒運用已有知識、經驗去解決探索過程中發現的問題,從而構筑擁有核心知識和經驗的生態學習圈。

      充分準備,調動經驗。參觀前,教師設計調查問卷,了解幼兒的經驗點、生長點、價值點。如,是否有過參觀經驗?是否曾收集相關照片、視頻?你最想去九龍濕地看什么?隨后,幼兒集體討論參觀九龍濕地的注意事項,調動原有經驗,梳理提出“九龍濕地參觀公約”。

      多元感知,發散經驗。參觀中,教師引導幼兒在真實的情境中運用已有經驗感受濕地的動植物、微生物,通過觀察、發現、表達等途徑,了解九龍濕地里的河流、灘涂、沼澤、森林和獨特的江域濕地生態景觀,自主重構經驗。

      脈絡梳理,復盤經驗。參觀后,基于幼兒在實地走訪、資料收集過程中接收的大量信息,教師及時組織幼兒復盤經驗,通過多種形式的表征,捕捉項目活動的核心驅動問題,給幼兒提供適時、適度的項目學習支架,為幼兒觀察反思提供基礎。

          撬動支點,開啟觀察反思

      “觀察反思”是學習者依據知識經驗對“體驗”進行解構,最終在聚焦觀察點中發現導致問題產生的核心因素的過程。

      編制問題網。幼兒進行經驗復盤后,教師及時對幼兒的體驗進行梳理解構,形成清晰的項目活動核心驅動問題網。聚焦幼兒具體經驗背后的發展鏈,教師梳理出“九龍濕地有哪些動物”“九龍濕地有哪些奇花異草”“如何保護九龍濕地”等核心驅動問題,將幼兒的具體經驗解構,形成問題網。

      全方位觀察。為確定九龍濕地活動的價值所在,幼兒嘗試通過多種途徑進行觀察反思。我們合理安排學習內容和學習時間,設計了集體教育與個別化、小組化學習活動,以保障幼兒對九龍濕地進行充分的觀察和反思。如,有幼兒對螢火蟲特別感興趣,幼兒園聯合家長開啟“今夜相約濕地賞螢”活動,幼兒置身其中,近距離體驗了“螢光星?!?。

      觀察點聚焦。在探究核心驅動問題“如何保護九龍濕地”時,幼兒通過觀察發現游客在游玩時亂扔垃圾,于是產生了要做小小宣傳員的想法,制作了保護環境宣傳牌,還參觀了垃圾處理廠,了解垃圾的處理步驟。在探究中,孩子們由表及里,將保護濕地環境的情感內化于心、外化于行。

          捕捉焦點,注重抽象概括

      抽象概括環節可以被看作“領悟”的過程,是幼兒運用具體經驗反思觀察,并轉化為符號語言的過程,也是學習者實現知識“內化”的關鍵步驟。通過前一環節中幼兒對動植物、生態環境等內容的認知反饋,教師捕捉項目焦點,以幼兒為驅動主體開展相關探究發散活動,是培養幼兒抽象概括能力的關鍵。

      抽象概括環節是濕地項目活動的核心環節,教師通過對幼兒典型學習點的聚焦,用多維驅動的方式,幫幼兒建構知識系統。如何選擇單元聚焦的切口呢?前一環節中參觀調查表和簡單的問題答案收集可以成為教師的有效參考,本環節可采用任務驅動、問題驅動、興趣驅動等策略。

      任務驅動以任務為主線,以幼兒為主體,任務的產生源于幼兒的學習需要,幼兒圍繞某一任務中心,深入感知、自主探究、合作學習,最終得到答案。如當幼兒在探究濕地有哪些動物時,聚焦“濕地中白鷺的秘密”進行了各種表征,教師順勢設置任務“要怎樣保護濕地中的鳥”,從而生成了“白鷺伴我同行”“護鷺行動”等活動。

      問題驅動中,幼兒在提出問題—尋找答案—解決問題的過程中提升探究能力,建立知識體系。教師在了解幼兒學習需要的情況下,以問題的提出推進幼兒的學習。問題驅動也讓幼兒目標性更強地走進濕地去尋找答案。如,在幼兒對“香樟樹是水生植物還是陸生植物”這一問題產生爭議時,教師捕捉幼兒的核心經驗“水生植物和陸生植物的區別”,帶領幼兒再次走進濕地,請濕地講解員現場幫助幼兒解決問題。

      興趣驅動貫穿項目實施全過程。教師通過多維驅動激發幼兒的探究興趣,在體驗、探究、表現等過程中聚焦項目內容,由點及面地形成項目活動認知網絡圖。當幼兒被九龍濕地的螢火蟲吸引時,教師引導幼兒追隨興趣、層層拓展,建構專屬的九龍濕地認知網,并以不同形式表達感悟,拓寬思維,建構認知。     

          演繹定點,回歸主動檢驗

      “主動檢驗”環節是幼兒利用在前三個環節中建立的觀念,指導自身在全新情境中進行主體活動的過程。在這個環節中,幼兒驗證了自身所學的正確性,探索了其適用范圍的邊界,實現了體驗的外延擴展。

      幼兒的探究依賴于真實的問題情境。我園面積大,我們最大限度地將九龍濕地的資源引入幼兒園,如把水稻田、豌豆地、小羊、蝌蚪等資源“搬進”幼兒園,建立微型濕地。我們還創設了專屬的野趣資源,玩轉野炊、搭建帳篷、樂游田園,為幼兒項目活動的開展創造最佳條件。從“走出去”參觀濕地,到把濕地“搬進來”的過程中,我們通過不同的刺激驅動,滿足幼兒不同的認知需求,更是給幼兒創造了在已有水平上多元發展的機會和可能。

      在四階段的“體驗學習圈”模式下,幼兒初步建構了自己的學習方式和思維模式。教師從多角度觀察幼兒,在項目活動中更關注幼兒體驗式學習,同時運用自檢性評價、記事性評價、技術性評價等多種方式進行項目活動評價。最終指向幼兒生態素養的形成,促進了幼兒、教師和課程的發展。

      (作者應偉紅系浙江省麗水南城實驗幼兒園園長,藍婷婷系浙江省麗水南城實驗幼兒園教科室主任,蘭家誠系麗水學院教授)

      《中國教育報》2022年06月12日第3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8002x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亚洲男人天堂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