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jdpfv"><form id="jdpfv"></form>

    <noframes id="jdpfv">

    <form id="jdpfv"></form>

    <form id="jdpfv"><th id="jdpfv"><th id="jdpfv"></th></th></form>
      首頁>檢索頁>當前

      “最偏遠的地方最需要教育堅守”

      ——重訪中國最北學校黑龍江省漠河市北極鎮中心校

      發布時間:2022-06-20 作者:本報記者 張瀅 來源:中國教育報

      ■奮進新征程 建功新時代·大美邊疆

      【開欄的話】

      邊疆的泉水清又純,邊疆的歌兒暖人心。

      黨的十八大以來,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邊疆地區經濟快速發展、民生顯著改善、民族團結進步、社會和諧穩定、邊防鞏固安寧,教育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即日起,本報在“奮進新征程 建功新時代”總欄目下開設“大美邊疆”子欄目,充分挖掘報道邊疆地區教育改革發展的生動故事,生動展現黨的十八大以來邊疆地區教育的新變化新成就,深情表達各族師生感黨恩、聽黨話、跟黨走的共同心愿,激勵廣大師生滿懷信心奮進新征程、建功新時代,以實際行動迎接黨的二十大勝利召開。

      “自從上次你們走后,學校大變樣啦!一定要再來看看!”

      如果說校長馬建國電話里的邀約還不夠有吸引力,那么他下句話賣的關子則成功燃起了記者的好奇心:“我們來了新老師,有你不認識的,也有你認識的?!?/p>

      新老師,沒見過正常,認識才奇怪。急于揭曉謎底,時隔3年,記者重訪我國最北的國門學?!睒O鎮中心校。

      最大的不變是變化

      3年前,記者隨中國教育報“邊疆行”融媒體報道團隊來到北極鎮中心校。

      學校所在的北極鎮,位于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地區漠河市,是我國地理位置最北的鄉鎮。鎮中心北極村,有最北銀行、最北郵局、最北醫院……當然,還有北極鎮中心校這所人們眼中的最北學校。

      臨近夏至,神州北極開啟了一年一度的“不夜”模式,晚上8點多日落,凌晨3點就日出。

      夏日的校園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生機盎然,馬建國樂呵呵地告訴記者這里的變化:

      “你看,經過前兩年的薄弱校改造工程,原來的沙土地面變成了硬化水泥地面?,F在,就算碰上刮大風,學生也不用再灰頭土臉地上體育課了?!?/p>

      “你再看,教學樓3個樓層的走廊都設置了文化長廊,學生每天在里面轉悠著就受到了校園文化的熏陶?!?/p>

      “現在我們的教學設備不輸給任何城市學校!”最令馬建國自豪的是,去年底,學校每個班級都配備了最新的電子白板,以前只在教學片里見過的教學一體機、觸摸屏,“一下子全有了”。

      學校是九年一貫制,一個年級一個班,一共才9個班。每個班里教師都在認真而忙碌地做著課前準備。

      初三年級的教室里,在一體機前操作的女教師是記者采訪過的郭素麗。結合觸摸屏上顯示的習題,顯示此前從事歷史教學的她,現在已經轉教語文。

      “馬上要中考了,該講的內容早就講完了,今天趕早來下載幾道習題好在課上給學生進行最后的查漏補缺?!惫佧愋χf,現在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學生百分之百都能考上心儀的學校。

      馬建國解釋說,鄉村學校因為學生數較少,按生師比很難配齊相應科目教師,基本所有教師都要承擔多門學科教學乃至兼任學校的各項工作,就連他自己也是哪里需要就去哪里救場。記者還是忍不住提出疑問:“老教師教新學科,不就變成‘新教師’了嗎?不同學科的教學,教師們真能適應嗎?”

      馬建國慢悠悠地仍以郭素麗舉例說明。從教8年,郭素麗承擔過語文、歷史、道德與法治、英語4門學科的教學工作。2020年10月底,在“黑龍江省中小學班主任專業能力大賽”中,她憑借扎實的教學基本功和多年來從教積累、總結出的班級管理經驗,經過3天激烈角逐,從全省110名參賽教師中脫穎而出,一舉拿下一等獎。

      “不只是郭老師,我們所有老師都是這么努力、要強?!瘪R建國補充了一句。

      人人皆有無限可能

      的確,劉文泉擔任學校的德育主任,兼任初三的道德與法治教師,還是學?!白咏ㄎ膶W社”的社長;李??〔坏袚踔兴心昙壍捏w育課教學,還是學校的工會主席,兼任食堂管理員……有限的教師隊伍,在馬建國的排列組合下,產生了無限的可能性。

      其中,有一種可能性,完全出乎記者意料——初一年級教室里,一張熟悉的面孔笑意盈盈。

      是于晶!

      “沒騙你吧,這位新老師,你真的認識?!瘪R建國揭開謎底。

      3年前記者見到于晶,還是在距離學校百公里開外的北紅村,那是我國地理位置最北的村子。記者走進她與王忠雷老師的日常生活,為他們兩口子克服極寒之地惡劣的生存條件,持續多年堅守在教學點北紅小學而感動不已。

      馬建國介紹,由于北紅村的孩子實在稀少,北紅小學實行隔年招生,去年兩位教師遇到了難題——兒子小北適齡卻無法入學,正好中心校缺語文教師,學??紤]再三,決定將于晶調來中心校,小北也得以順利升入一年級。北紅小學則由王忠雷和一位由漠河市來支教的資深教師留守。

      從小學教師一下子變成初中教師,哪能一帆風順?!皠傞_始,我總是惴惴不安,拼命備課怕被學生問倒?!庇诰寡?。

      據馬建國觀察,半年多過去,于晶慢慢變得松弛下來。松弛帶來的是和諧,不但學生學習越來越“上路”,師生關系、家校關系也漸入佳境。

      多年來,于晶保留著自己上大學時練鋼琴的習慣。有次搬來一臺電鋼琴在學生面前小試牛刀,一曲《夢中的婚禮》把大家都震住了。但孩子們的理解很有限——“老師,我表哥結婚,吃席的時候放的就是這首曲子!”

      “我跟孩子們說,老師給你們補上這一課?!奔嫒我魳方處煹挠诰?,帶著孩子們從五線譜一點一點學起,又結合這個年齡學生喜聞樂見的流行音樂創編室內操,把課余生活調劑得有聲有色。

      “像不像王忠雷以前形容于晶的那句‘她把光明帶來了’?”看到“新教師”于晶給孩子們帶來的變化,馬建國由衷地感嘆。

      于晶并不滿足于現狀,觸角又伸向了繪畫。

      繪畫是她自學的,原以為不過是“現炒現賣”,結果在北紅小學帶過的一名零基礎學生上了初中重拾愛好,前陣子獲得黑龍江省中小學書畫比賽一等獎。而她,是那個孩子繪畫路上唯一的指導教師。

      “我不想讓我們北極鎮的孩子以后走上社會,連基本的線條、構圖都不懂?!毙⌒〉某晒?,增加了她的信心。她琢磨著利用這個特長,在語文教學中滲透美術欣賞和基礎創作,加深學生對文本的理解。

      “于老師,您這個學音樂出身的語文老師,總想帶著我們畫畫,是不是有點不務正業呀?”孩子們調侃歸調侃,最愛上的就是于晶的課。

      這些善意的調侃,總讓于晶想起遠在北紅小學的丈夫王忠雷——這位學體育出身的數學教師,“數學是體育老師教的又怎樣,只要我們肯下功夫,一樣教得好!”

      身在最北,堅守最北

      3年前,記者曾把一個觀察所得變成問題,拋給馬建國和教師們:對于異鄉人來說,到北極村或者北紅村就是為了“最北”兩個字?!罢冶薄?,似乎更多源自一種對地域乃至生命邊界感的好奇。那么,對于身在其中的人來說,“最北”又意味著什么呢?

      對于這個問題,教師們通常的反應是搖搖頭,說“從沒想過”。有意思的是,他們每個人的故事里又都有“找北”的成分。

      “咱們中國,南有三亞,北有漠河,漠河是中國的北極,定會有發展?!币淮?,馬建國說起自己大學時受老師一句話的影響,畢業后從山東來到漠河尋求發展的經歷,越說越激動,突然冒出一句:“最北就是祖國最偏遠、最艱苦的地方,也是最需要教育堅守的地方?!?/p>

      2021年教師節前夕,中宣部、教育部向全社會公開發布10位“最美教師”先進事跡。馬建國就是其中之一。

      到北京參加完活動回到學校,想來想去,他在向上級部門的匯報材料里,又寫下了上面那句話,因為它最能表達自己對教育的理解。

      全國只有10位“最美教師”,為什么就有一位是馬建國?想來,國家正是為了表彰許許多多和馬建國一樣,在祖國“最偏、最遠、最艱苦”的地方堅守的教育工作者。

      黨的十八大以來,在這些祖國最需要的地方,教育工作者們為邊疆教育傾盡全力,為打贏脫貧攻堅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推進鄉村振興、加快區域發展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讓邊疆地區的群眾收獲了實實在在的幸福感。

      “3年前,我們學校的學生數是150人。今年,是160多人?!痹谌珖渌貐^鄉村學校生源萎縮的大背景下,近些年,北極鎮中心校的教學質量在大興安嶺地區始終名列前茅,大大增強了對本地家庭的吸引力。每年不但一個本地生源都不會流失,還有外地學生慕名來學校上學。

      慕名而來的不只學生。去年,學校破天荒迎來了兩位年輕的特崗教師——郭陽和劉暢。

      家在地區首府加格達奇的郭陽,畢業于黑河學院,是個熱情洋溢的90后姑娘。談起到鄉村學校任教的選擇,她直言不諱:“我不喜歡的事,誰也勉強不來。我就喜歡當老師!”

      在馬建國眼里,這個新教師成熟得不像這個年齡段的女孩子:“她怪著呢,吃穿都不講究,周末還不喜歡回家,就愿意待在學校琢磨教學,和學生在一起?!彪m然是抱怨的語氣,聽起來卻更像慈父欣慰于女兒的成長。

      去年,馬建國還干了件大事:從漠河市“忽悠”來一位葫蘆絲演奏高手,每周四、周五下午,教學生吹奏葫蘆絲?,F在,這個小樂隊已經發展到六七十人。

      只有對比過學校的學生總數和了解過當地鄉村社會的整體氛圍,才會明白馬建國做這件事的分量。對于樂器,本地家庭即使有心也根本不知道從哪里起步。畢竟,從鎮里去趟縣級市,光坐車就要兩個多小時。

      和3年前已經有的“北極娃舞蹈隊”“子建文學社”等學生社團,以及“雪地足球”“冰上運動”等校園活動一樣,學校始終在想方設法豐富孩子的課余生活。

      其實,作為旁觀者,短暫的采訪很難真正了解北極鎮中心校這3年的變與不變。變的,當然是邊疆教育發展得越來越好,群眾的教育獲得感、幸福感越來越強;不變的,則是邊疆師生們的教育堅守,執著、溫情,充滿希望——與3年前一樣。

      《中國教育報》2022年06月20日第1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8002x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亚洲男人天堂网址